兰州市民曝自来水有异味 抢购矿泉水

新华网兰州3月4日电 4日,有兰州市民称部分城区自来水出现异味,并出现市民在超市、商店成批购买矿泉水的现象。当日晚,兰州市官方就此公开回应,称水质各项指标符合饮用水标准,但由于没有说明自来水出现异味的原因,不少市民仍存疑虑,有人还在成批购买矿泉水。

兰州市委宣传部介绍,经兰州市疾控中心检测,水质各项指标符合饮用水标准,市民可放心饮用。但就自来水出现异味的原因,兰州市官方未具体说明。

记者在兰州西固区、城关区采访时了解到,截至20时许,仍有市民在超市、商店成批购买矿泉水,有的地方甚至排起了长队。兰州市城关区东郊巷的几家临街店面,矿泉水已经销售一空。

由于去年4月兰州市发生了“局部自来水苯超标”事件,市民对水质问题十分敏感和关注。采访中,一些市民表示,政府应及时向公众公开信息,说明自来水出现异味的原因,消除公众疑虑。

新华网兰州3月4日电 4日早上,有市民和网友反映兰州部分城区自来水出现异味,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回应称,近期水质检测都达标,未发现水质异常。

家住兰州市城关区姓齐的女士告诉记者,早上用水时发现自来水有种氨氮味,很难闻,喝起来还有种涩涩的味道,家里人准备暂时停止使用自来水。

“早上10点发现自来水有强烈的刺鼻异味,这样的情况怎么又发生了,周围的朋友、同事都有点紧张,期盼自来水尽快恢复正常。”兰州市民赵有利说。

对此,记者向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行了核实,该公司副总经理闫晓涛表示,早上也接到一些居民反映水有异味的投诉电话,但到目前为止,检测数值都正常,未发现水质异常。

记者拨打了兰州威立雅水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客服电话96766,工作人员介绍,上午有很多住户反映家里的自来水有异味,经该公司了解,自来水异味可能与黄河上游处在枯水期有关,公司已经在相关处理环节加大了活性炭的投放量。

由于兰州去年4月发生了“局部自来水苯超标”事件,市民对水质问题十分敏感和关注。部分市民表示,希望有关主管部门能及时发声,消除市民疑虑。

兰州市威立雅水务集团公司是兰州主城区唯一的供水单位。据了解,目前主管单位兰州市建设局有关工作人员正在驻厂监督。

闫晓涛表示,该公司将会继续密切关注和检测水质情况。

北京假桶装水出厂2元最高卖18 细菌或超标百倍

5月20日,万子营东村一“黑水厂”,一根管子从垃圾堆旁的井口内取水。

假桶装水流入社区6家“黑水厂”被端

  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严查桶装水,黑作坊抽取井水经简单过滤直接灌装,每桶利润超10元

  5月中下旬以来,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打掉6家桶装水“黑水厂”。消费者花高价买来的桶装水,竟是被二次污染、细菌可能超标数百倍的井水。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通过小作坊灌装的假水充斥北京桶装水市场,社区水站也成为假冒桶装水进入家庭、写字楼的最后一个环节。

  2014年3月17日,环保部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我国有2.8亿居民使用不安全饮用水。同年7月份,北京市将桶装水纳入高风险食品。

  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副总队长张岩表示,近期,他们将加强水站监管,对无证无照水站销售假冒伪劣桶装水予以打击,并对人员密集场所桶装水重点整治,包括学校、医院、写字楼等。

  查处

  “黑水厂”藏匿集装箱

  一个40平方米的集装箱,一个水管、一个过滤器,摇身一变即成假冒桶装水生产基地。

  朝阳区小红门乡龙爪树宾馆旁,一处空旷荒地,是一个占地约8个足球场大小的院落,高墙红门。因常年大门紧锁,附近居民对这座神秘大院很是好奇。

  居民王老六(化名)的印象中,这里以前是一家汽配厂仓库,拆迁后,就荒废了。近一年来,又活跃起来,不时有面包车出入,但也看不出是做啥买卖。“你想进院子,必须提前给里面的人打电话。”王老六说。

  从院外树上向内看,可见空旷的院内放置两个约40平方米的废旧集装箱。

  5月2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跟随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执法人员进入院内,一辆面包车车尾正对着敞开的集装箱,一名工人正向车内搬桶装水。集装箱外,满地是淤泥。

  集装箱内部电线交错,箱顶的灯泡大白天也亮着。一名穿胶鞋的男子,趟着地板上几厘米深的积水,正给桶装水封口,10余桶封好的桶装水整齐地码放在集装箱一侧。不远处的桌上凌乱摆着数十张防伪码和商标。

  面对询问,胶鞋男子吞吞吐吐,“我什么都不知道,昨天刚来。”他表示,平时只负责灌水,“老板不在,平时也不来。”

  灌的什么水?这名工人说,“就是从几十米外抽取井水,引到车间(集装箱)”。引来的生水经过活性炭简单过滤,就可存储起来灌装了。

  现场,执法人员共查获过滤管3组、给水泵1个、桶装水30桶、空桶78个。

  据悉,5月中下旬以来,北京已打掉6家这样的“黑水厂”。在其中4家“黑水厂”,北京食品药品稽查总队,共出动执法人员60余名,共查获假冒乐百氏、雀巢、娃哈哈、冰露、景田、香山龙井等桶装水175桶、空桶383个,另有各类标签、瓶盖14麻袋。行动中,工作人员对现场发现的用于非法生产的设备进行了拆卸、查扣。

  生产

  垃圾堆旁井水灌装“名牌水”

  有黑水厂从垃圾堆旁水井接根管子,未经过任何杀菌消毒程序,直接灌成桶装水。最多一天能灌1000多桶。

  上述“黑水厂”多选址偏僻。

  朝阳区黑庄户乡万子营东村一处院落,院子西侧低矮砖房也是一家“黑水厂”。5月20日,这间不足30平方米的小屋内灯光昏暗。机器轰鸣,两名工人正忙着灌装水,桶盖随意扔在满是污水的地上。

  与集装箱不同,这里更像一间生产车间,8个白色大水桶一字排列,桶口边缘落满灰尘,井水形成二次污染。这些大桶均储存有大半桶井水,工人将水抽出后,桶底沉淀一层淤泥及杂物。

  这些白色水桶与一根水管相连,管子直接引到院外垃圾堆,垃圾堆下面就是一口水井,井口敞着,周围散发着臭气。

  距井口不到30米,是一条发绿的臭水沟。因恶臭难闻,过路者都会绕着走。

  这样脏乱不堪环境下灌装的桶装水,未经过任何杀菌消毒程序,摇身一变即成“名牌水”。

  在黑庄户乡万子营东村的这家“黑水厂”,新京报记者发现,院内有数个大编织袋,打开袋子,袋内是各种知名品牌的商标,包括娃哈哈、乐百氏、雀巢和景田等。

  商标只是仿冒名牌水的第一关,黑水厂甚至能搞到“中国产品质量电子监管码。”

  国内某知名水企打假办主任叶长青表示,这些商标和防伪码产自河北,完全仿制正规桶装水商标,属于高仿,肉眼看不出真假。

  假冒名牌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利润可观。据“黑水厂”工作人员介绍,名牌水销量好,售价高。平时,他们只负责生产水,并不送货,因为便宜水站会自动上门拉水。“一天销量500桶左右。”

  位于孙河乡沈家村的“黑水厂”销量更大。工人们说,一天要卖1000多桶。

  北京市食品药品稽查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黑水厂”造假水,并不需要什么技术,“他想干,就能生产”。

  不过,他们具有固定特点,比如地处偏僻,都有单独院落,隐蔽性强。此外,工人的反侦察能力强,见有生人来,停止工作,十分警惕。

  该负责人表示,“黑水厂”水源为当地井水或自来水,生产车间条件简陋,只有简单过滤设备,没有回收桶清洗设备,桶回收后直接灌装。“桶出厂前,不经过任何检验。”

  这种方法制水显然不能保证卫生。北京娃哈哈桶装水公司工作人员裴春明介绍,桶装水正规生产流程是,从深井抽取水源水、粗滤、精滤、超滤、杀菌、灌装、入库和桶消毒。在杀菌环节,需经过臭氧和紫外线杀菌器双重杀菌,确保水质清洁。而在灌装中,也是通过全自动灌机在无菌灌装间内自动灌装。

  销售

  部分水站贩假 出厂2元卖18

  黑水厂的桶装水进入水站,利润立马翻上几倍。水站老板李民从黑水厂采购桶装水,一桶进价1.8元,拉到水站后售价12至18元。“一桶水最少赚10元”。

  据了解,正规桶装水销售流程是,水厂联系各经销商,再往水站送。或者,水站直接到水厂拉,水站再往外出售。不过,部分水站不是从正规水厂拉货,而是直奔“黑水厂”。

  5月18日,就有水站工人开着三轮车到龙爪树宾馆附近的“黑水厂”拉水。水站工人先在水厂门前环顾一圈,随即掏出手机给院内打电话,黑水厂内才有人打开大门。半个小时后,三轮车从院内拉出10余桶桶装水,盖上凉席后,三轮车向西驶去。这10余桶水就有数个品牌,包括娃哈哈、北冰洋、乐百氏和雀巢。

  20分钟后,三轮车停到成寿寺地铁站附近一家水站门口,这些“名牌”桶装水就堂而皇之地进入了水站。

  水站的女销售员也是积极给购水者推荐这些“名牌水”。她称水站平时销售娃哈哈、雀巢等知名品牌桶装水,且有优惠政策。一次购买10桶送一桶,一次购买50桶送立冰电子一台(饮水机)。

  这位销售员还特别强调,店内桶装水中,娃哈哈卖得最好。她一再保证,这些水从水厂直接进货,质量肯定没问题。

  叶长青发现,这些比较大的“黑水厂”,一般供应20余个水站,“一个水站又有几百个客户,水价很低。”

  方庄南路的一家水站也在龙爪树宾馆附近的“黑水厂”采购。老板李民(化名)此前是一名批发商,给其他水站送水,去年盘下这个店面自己经营。他说,水站只有食品流通许可证,再没办过其他证件。

  李民透露,在北京,水站足有几千家,但大部分都没证,私下弄个水站,“我从龙爪树‘水厂’拉水,隔几天拉一次,一次就拉七八十桶。”

  李民说,黑水厂的桶装水进入水站,利润立马翻上几倍。他从黑水厂采购桶装水,一桶进价1.8元,拉到水站后售价12至18元。“一桶水最少赚10元”。

  “正规水不如假水好卖。”李民说,一桶正规桶装水进价9元多,比如某品牌桶装水售价12元,除去成本,很难赚到钱。

  流向

  部分正规单位主动购买假水

  叶长青说,假水价格低,有些公司采购员以正规桶装水进价,从中收取回扣。假水除了卖给居民或正规单位,甚至流向学校。

  中国桶装水协会介绍,在北京,共有三类桶装水存在。第一类,合法资质生产的桶装水。第二类,无资质非法生产的劣质桶装水。第三类,假冒各类知名品牌的假水。“北京全年消费三类桶装水大概3亿桶,假水占的比例并不小。”

  5月19日,新京报记者就跟踪一辆水站面包车,它从朝阳沈家村附近的“黑水厂”内拉出10桶“名牌水”,在北苑东路路口闯过红灯后驶入广华居小区15号楼。司机将车上三桶桶装水送至附近的一家牙科诊所。

  随后记者前往这家诊所探访,诊所否认买了假水。

  “有人就愿喝便宜水。”李民说,他的水站在方庄南路附近,周边多是打工者聚集地,外来人口比较多,消费低,“真水价格略高,不受欢迎”。

  李民称,他销售多年假水,客户反映说,假水比真水好喝,喝着发甜,“你送正规水,他反而说是假水,喝着味儿不对。”

  “有些公司还知假买假。”叶长青说,他见过很多水站向一些大公司送假水,职工根本不知道,采购的人员却心里清楚。

  叶长青回忆,去年,他就处理过一个往正规单位送假水的水站,一送就是一车。他跟采购说这是假水,大家都别喝了,而管理员说那不行,这是买的水,得喝完。“我让这名管理员写保证书,大致意思是出任何事与我单位无关,但该管理员不敢写。”

  这批假水共计80多桶。叶长青说,假水价格低,采购员以正规桶装水进价,从中收取回扣。

  假水除了卖给居民或正规单位,甚至流向学校。

  叶长青称,每年9月开学,都有水站会向学校推销,给大学生配水。他们打着优惠的幌子将假水送进校园,比如购买10桶水水票,给你十二三桶水,“喝又喝不出来真假。”

  困局

  涉案人员“起刑”受数额限制

  “黑水厂”几乎不记录台账,没有销售票据,直接收现金。因当场查到的涉案货值不高,造假人员被查处后往往一走了之,很难追责。

  北京市矿业协会矿泉水委员会常年关注假水问题。该委员会秘书长李平介绍,在利益驱使下,不少水站直接从“黑水厂”采购假水,双方无缝配合给查处带来难度。

  水站前往“黑水厂”拉水,都是现金结账,拉完就走,执法人员去检查时,即使发现生产假水,因案值较少,只能没收设备罚点款,黑水厂一点儿不怕。

  针对“黑水厂”屡禁不止,北京食品药品稽查总队负责人亦表示,“黑水厂”几乎不记录台账,没有销售票据,直接收现金,对桶装水的流向取证难。另外,执法人员处罚也难,当事人不会主动到行政机关接受处罚,都是一走了之,很难对其违法行为进行进一步行政处罚。

  对于“黑水厂”涉案人员,该负责人也比较无奈。他说,其实,整个执法行动中,公安部门一直参与其中,但因为《刑法》对这种行为的起刑有数额限制,而桶装水的货值并不高,所以难以追究刑责。

  “‘黑水厂’禁而不绝,死灰复燃特别多,这需社会共治。”这名负责人表示,“黑水厂”造假水,用的都是水站的“真桶”,这是他们管理上的缺失。“水厂没桶灌装,也就从根源上控制了假水。”

  - 提醒

  如何辨别真假桶装水

  1:扫防伪码。正规水厂一桶一码,消费者可在购水时,扫下防伪码,辨别真假。

  2:选择拥有《放心水店》标志标牌的水店去消费。拥有这个《放心水店》标志的水店,都是经过各大品牌厂商慎重推荐的。2014年北京有154家水店通过了《放心水店》标准的认证。

  3:在没有《放心水店》区域的消费者,要选择拥有营业执照、食品流通许可证的正规水店去消费。这类水店虽然还没有达到《放心水店》的标准,但合法的经营,也可以放心消费。

  4:从价格上避免假冒伪劣,别贪图便宜。同一品牌桶装水价格相互比较,选择高价位的。

游客乌鲁木齐吃自助剩餐被罚款2400元 工商介入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最近,一则“江苏游客新疆吃自助餐,浪费1200克被罚2400元”的消息引发各界关注。目前,乌鲁木齐市工商和物价两部门均已介入调查,表示将尽快公布处理结果。

  从江苏镇江来新疆旅游的凌先生一行6人,近日在乌鲁木齐市一海鲜自助餐厅用餐。在离开时,凌先生等人除了被要求交纳正常的餐费外,还要额外向餐厅支付2400元浪费食物的罚款,加之所开发票具有争议,凌先生和餐厅方面僵持了大约一个小时。等民警赶到时,凌先生一行才得以离开,他随即将自己的遭遇曝光在了网上。

  这两天,也就是凌先生所发的这条消息在各大媒体、网站上引起轩然大波。大家纷纷就餐厅是否有权“罚款”,及凌先生等人的奢侈浪费行为理应受罚等问题发表看法。同样,这件事儿也引起了乌鲁木齐市工商局和物价局的重视。乌鲁木齐市物价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工作人员已经前往该自助餐厅了解情况,并且也联系到了当事人凌先生。经过调节,餐厅归还了凌先生2400元的罚款,凌先生也将起初引起双方争议的发票归还给了商家。

  与此同时,乌鲁木齐市工商局也出面表态,称工商部门已就此事展开调查,同时强调: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做出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该内容无效。”因此餐厅的罚款行为是违法行为,工商部门将会对商家做出处理,并且重点排查类似餐饮企业的行为,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男子轻信“机票改签”短信 反复转账被骗6万元

春节临近,不少人开始订机票回家过年或出游。身在成都的陈先生早早买好了回北京的机票,可还没动身,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就是这条短信,让陈先生一下子被骗了6万多块钱。来看看短信都说了点啥。

  成都青羊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阮立波:短信内容大概就是你这个航班因为某种原因被延误了,问你需不需要改签或者退票。他同时会给你发一个400的电话,广大市民肯定觉得400的电话是真实的,马上拨打过去,那么他就会让你支付20元手续费,让你从银行转账转过来。

  陈先生没有防备,立即将20元转到了指定账户,但对方却回复没有收到20元手续费,要求重新转账。

  成都青羊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阮立波:(比如)他就会问你账上有多少钱,我说我账上有一万块钱,他就说那这样,你再转个一万零一百元看转的起不,是不是系统问题,常理来说我转出金额高于我的余额肯定是不成功的,他就说如果你收到转款不成功的信息就说明系统是好的等下再试。就在你正在转这个一万零一百的时候他会突然往你账上存一百,实际上让你账上余额就有一万零一百了,这次转款就成功了。

  经过6次这样反复转账,陈先生的账户一共被划走了6万多元。陈先生发觉自己上当,立即报警。经调查,成都警方在海南儋州市某小区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某、高某等6人。据初步审讯了解到,该团伙已诈骗20多起,诈骗金额达30多万元。

陕西孕妇头卡栏杆身亡 家人:不敢看那些照片

家属供图

3月28日,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恰逢陕西榆林市米脂县的赶集日,位于银州中路的富泰百货商场周边车流、人流来来往往,很是热闹。

下午1点多,32岁的孕妇冯波送女儿上学后,返身回家。走到距学校几百米远的富泰百货对面时,她“有些头晕,扶着栏杆准备休息一下”。不料,脖子被卡在防护栏的空隙处,没多久当场死亡。

这本是一次普通的回家。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个多月,她将迎来期盼已久的新生命。既准备过一家四口的小日子,又盘算着多挣些奶粉钱。

如今,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事发后现场。

意外身亡

最先发现孕妇冯波的脖子被卡在防护栏中间的,是一名男子。

他停下来观看了许久后,离去。

多个视频显示,被卡住脖子的冯波双腿跪着,双手下垂,一动不动。

几分钟后,人群开始聚集。混乱中,有人报警,有人举着手机拍照、摄像,不时有几名男子爬上栏杆,试图用力掰开栏杆解救她,但未掰开更大间隙。

随后,120急救人员和公安赶到,从身后抱住她,将她的头部扶起,送医。

米脂县中医院一位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孕妇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但他们仍进行了抢救。遗憾的是,孕妇及胎儿均未得救。至于为何突然昏倒、脖子被卡窒息,因未进行尸检,无法从医理上得出结论,但不排除热晕、高血压等状况。

当地警方确认其当场死亡,排除他杀,初步定性为意外事件,死亡原因须经尸检后进一步确定。

最后通话

接到警方的通知时,冯波的丈夫艾庆友正在150公里外的厂房卸货。开卡车运货是这个家庭主要的收入来源。

几年前,为了女儿上学,一家人才从高渠乡搬到米脂县里居住。双方老人均在老家生活,怀孕以来,冯波身边并无亲友的时刻陪伴与照顾。

3月28日清早,艾庆友喝完妻子冲泡的豆奶粉,开车出门送货。

中午,妻子打电话问候他:“到了吗?货上好没?开车慢些,我在家等你。”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当时正在开车的艾庆友匆匆挂断了电话。

他没想到,这次通话,竟成了最后一次。

挂了电话,冯波收拾好衣物,送女儿上学。目送女儿往学校走去后,她自南向北,步行返家。

警方的监控视频显示,当日13时13分,拿着米色外套、粉色小包的冯波扶住了富泰百货对面的交通防护栏。十几秒后,她的脖子靠向护栏,颈部滑向8厘米宽的缝隙处,未来得及发出任何呼救。她的左腿跪在地面,右腿跪在栏杆上,双手下垂,双眼紧闭。

栏杆完好无损,而她已窒息身亡。时间停留在13时30分,整个过程不到20分钟。

未能降生

说好“在家等”的妻子食言了。

“家里全都是她的影子,但我却找不到她。”回到家后,艾庆友的脏衣服已经被洗好,家里拾掇得十分整洁。恍惚间,妻子仍在。

若不是这场意外,再过一个多月,他们的孩子就该出生了。

这个孩子,他们盼了太久。

“我们俩计划要二胎很多年了,也看了医生做了调养,确保身体没问题。”艾庆友说,妻子怀孕以来身体状况良好,B超和产检结果显示一切正常。

外出送货的路上,堵车时,艾庆友习惯用手机查询名字的含义。他想好好准备这份喜悦,挑一个男孩女孩都可以用的名。“他现在走了,我们还没确定好名字。”

就在几天前,夫妻俩还精心挑选了整套婴儿用品,可爱的小被子、小奶瓶、尿片甚至是小到晾衣架,准备迎接即将出世的孩子。

如今,两个生命就此失去。

前天晚上,他在米脂县中医院太平间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请求医生将胎儿取出。

那是一名8个月大的成形男婴。

家属供图

“希望”不再

整整9个笔记本。这是艾庆友和妻子婚后往来的信件。

结婚12年,二人从未翻过脸。刚结婚时艾庆友一无所有,二人前往西安打工。“那时候我们多苦啊,她从来不攀比,也没有怨言。”艾庆友说,在最难熬的日子里,妻子一直是自己的精神支撑。

2007年,艾庆友出事被判刑,冯波独自带着女儿打工挣钱,照顾父母,一等就是三年。他们憧憬着出狱后的小幸福,“美丽”、“思念”、“希望”、“女儿”,是他写给妻子信件中,最常提到的词。

如今,11岁的女儿成了他和妻子的唯一“纽带”。

妻子不幸离去的消息很快在小城传开,面对铺天盖地的报道和流传的视频,艾庆友和家人十分疲乏。“我不敢看那些视频和照片,不敢看。”他始终无法面对。听着亲友的描述,他阵阵发抖。

冯波的墓地已经挑好。尽管公安部门再次协商做尸检调查死因,对防护栏设计的安全隐患表示质疑的家属,却不愿让冯波再“受难”,拒绝了尸检。

艾庆友买好了棺材和衣服,请了当地有名的唢呐队。“让她风风光光地走,就当是我再娶她一次。”

事故发生三天后,白色的防护栏仍然完好无损。按当地“杀鸡换命”的习俗,冯波的家人在她去世的地方洒了鸡血,贴上鸡毛,以表纪念。

富泰百货周围,依旧车来人往。

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曾发生过。

患者质疑医院延误病情:就诊77次最后查出肺癌

潘某的就诊记录。 新浪微博@都市快报浙江新闻 图

近一年半时间,浙江绍兴市48岁的潘先生在当地某医院就诊77次——最后一次被检出左肺有肿块。

随即,他在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被确诊患小细胞肺癌。

从中医科看到精神科,医生说“没关系是小病”

“我一直觉得不舒服,喉咙痛、肩膀酸、咳嗽、头晕,要求医生全面检查。从2014年3月到2015年8月,医院各科室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查出我有脂肪肝、胃炎、咽炎、支气管炎等17种病。直到我强烈要求拍片、做CT,才发现得了肺癌。”5月25日,潘先生告诉澎湃新闻。

潘先生家住这家医院附近,平时很注重身体,有点头疼脑热就到该院就诊。前几年,妻子检出肺癌,这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他的焦虑,老是怀疑自己“得了不好的病”。

2014年3月,自觉头疼、乏力的他到该院中医科看病,配了中药。几天后,觉得病情没有好转,又多了喉咙痛,就去该院耳鼻喉科,被诊断为咽炎。

因为常表现出焦虑情绪,潘先生被建议看精神科,被诊断为焦虑症。

“自从被诊断为焦虑症,我再和医生说哪里不舒服,医生都说是精神问题,放松心情就好。但我确实不舒服,想做全身检查,医生也不肯开单子。”潘先生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9月前,他看过中医科、神经内科、精神科、耳鼻喉科、皮肤科、消化内科、骨科、呼吸内科……几乎跑遍所有科室,被诊断出17种“小病”,“每次都问医生是不是得了不好的病,他们都说没关系,是小问题。”

医院:主诉病情没针对肺部,就诊次数和确诊效率没有直接关系

“他确实来过那么多次,但就诊次数和确诊效率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在2015年8月之前,他的主诉病情都不是针对肺部的。”该院医务科科长胡伟良告诉澎湃新闻。

“我喉咙痛、咽不下食物、胸闷、咳嗽,都和医生说了,有的病历上没写清楚,但确实说过。这些都是肺癌的表现,为什么不做进一步检查?”潘先生说,直到2015年8月25日,他在呼吸内科就诊时提出有咳嗽,要求拍片。胸部X光片显示,其肺部有纤维化改变。

“医生看到拍片结果,说我是支气管炎,配点消炎药就好,主要还是焦虑情绪导致。”他告诉澎湃新闻,因为一直咳嗽,9月1日、3日、7日、10日、12日、17日、20日,他连续在多个科室就诊,直到9月26日的第77次就医,中医科医生才进行CT检查。

CT结果显示,潘先生左肺有45毫米*53毫米的肿块,考虑肺癌可能。

否认耽误病情,建议走医疗纠纷解决途径

“看到CT结果,我在医院大厅大哭,然后挨个找科室,质问他们为什么不早检查?”潘先生说。

随即,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确诊他患小细胞肺癌,目前处于局限期,需要化疗。

“我们很同情患者,小细胞肺癌确实是很严重的疾病。但客观情况是,小细胞肺癌的初期表现不明显,且发展非常迅速,早做CT也不一定能查出病灶,医院没有耽误病情。”胡伟良表示。

澎湃新闻咨询了浙江省肿瘤医院相关医生。该医生表示,小细胞肺癌的特征之一是肿瘤生长速度快,一个月可增长一倍,“肺癌诊断与医生的水平、检查的仔细程度、病情发展速度都有关系,是否有耽误病情的情况,不详细了解很难判断。”

潘先生表示,经过化疗后,目前病情暂时有所缓解,所以想和医院要说法。

“我们建议患者走医疗纠纷解决途径,由第三方鉴定机构判定是否存在不当医疗。如果鉴定出来,医院要承担责任,绝不推诿。”胡伟良说。

女子贪小便宜收他人快递 拆开后吓得直接报警

黄石一女子收到一份快递,但是快递员送上门时,她发现并不是自己的名字,以为是别人买东西填错地址便将错就错收下快递。没想到打开后,里面竟是一只装满不明液体的注射器,而且还散发着恶臭。最后,该女子报警求助民警将快递拿走。
  6月10日下午1点左右,家住黄石文化宫的谢女士收到一份送货上门的快递,但是她发现快递的地址虽然是自己家,上面的名字并不是自己的。谢女士以为是他人买东西填错了地址,想贪小便宜的她于是不动声色地签收了快递。
  但谢女士刚一打开包裹,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包裹里是一只装满不明液体的注射器,谢女士吓得一边捂住鼻子一边拨打110报警。
  黄石市公安局黄石港分局胜阳港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该注射器内的液体呈半透明的暗黄色,包裹有些损坏,部分液体流了出来,散发着刺鼻的臭味。
  民警想通过快递单查货源,谢女士却支支吾吾地说拿不出来,细问之后民警才知道快递单上虽然地址是她家,但是收件人写的并不是她的名字。谢女士称单子已被她扔掉,她不记得快递单上原本的收件人名字和其他信息,也没弄清是哪个快递公司。因为担心包裹里面的液体有腐蚀性东西,她不敢自己扔掉,于是打电话求助民警。
  随后,民警将液体带回,经过简单的鉴定,发现注射器内的液体并不具有腐蚀性,只是一些臭水。 “可能是有人故意恶作剧,结果写错地址,而我又一时贪小便宜。”事后,谢女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感慨以后再也不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为贷款用裸照当借条 别先吐槽女大学生“没脑”

“裸条”借贷被曝光后,不少声音是在吐槽这些借款的女大学生。“没脑子”、“智商捉急”等口水将受害者淹没,却鲜有人去思考这种借贷方式的监管与预防。毕竟,相比奚落受害者,我们更应该做的,是消除施害者。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以适当高于银行的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而报道中,有的借款利率周息达30%,明显属于高利贷。更何况,以裸照作为抵押物,本身也不符合《合同法》和《担保法》。若以此要挟不合法的巨额利息,不仅涉嫌侵犯隐私权,更有敲诈勒索的嫌疑。

利率“爆表”已目不忍睹,将贪婪的魔爪伸向大学生的身体隐私和信息隐私更应杜绝。对此,必须有更强大的监管之手予以惩处。一方面,要对这些非法网络高利贷坚决打击。记者既然能潜入曝光,客观来讲,监管力量就能介入制止。

今年4月份,教育部办公厅联合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未经批准在校园推广网络借贷的要依法处置。但问题是,借贷行为一旦转变为线上接头、线下交易,根本就不需要所谓的批准。

网络非法高利贷,一般具有“线下不见宣传,线上广告暗涌”的特点。针对这种特点,要摆脱线下监管的传统模式,监管思维要与时俱进。事实上,所谓的“互联网+”式违法犯罪,无非是把作案地点换到了线上,把作案工具换成了一些网络平台,比如QQ群、微信群等。对于监管方来说,只要转变监管思路,把日常监管的视线往线上挪一挪,把监管工具更新到线上,未必就比线下的监管工作难做。潜入一个QQ群,可能比卧底到地下交易场所还要容易。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认识到,一些大学生的理性金融需求应被重视和满足。对新兴的、有资质与信誉的借贷平台、分期付款机制等,要加强引导和扶持。

数年前,大学生曾是银行发放信用卡的重要群体。但后来各大银行均陆续停止了大学生的信用卡审批。近年,部分银行重启校园信用卡业务,并推出集借贷、消费于一体的线上金融服务,这种趋势应被看好。只有让正规的借贷渠道畅通无阻,在政策的护航下惠及大学生,才能将非法高利贷挤出校园。□与归(媒体人)

延伸阅读

女大学生贷款5万创业却被逼拍裸照作抵押!

“同学,用钱吗?”

如果你是每月生活费只有1500的在校学生,在校园里听到这样的热情搭讪,是否很是心动呢?

不能怪你定力不足,眼下,互联网借贷平台在大学校园里充目皆是。在瓜分了广场舞大妈的退休金之后,这些金融平台开始打起大学生的注意。这不,今年以来在全国各地进行大手笔市场推广的“借贷宝”,近日在校园里惹上了麻烦。以“熟人借贷”为口号的借贷宝似乎正在演变为网络敲诈犯罪的平台。

根据新浪微博大v“北京九叔”的爆料,记者联系到了因通过借贷宝平台借款而遭遇裸照威胁的受害者王思(化名)。

6月12日,在江苏某高校就读的女大学生王思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她告诉秘闻君,自己噩梦是从今年2月份开始的,当时,“借贷宝”刚开始在校园进行轰轰烈烈的推广,注册简单快捷,借款也显得轻而易举。这对不少在校大学生产生了巨大的诱惑。

王思告诉记者,这里面有很多都是一些平时向往大牌却又囊中羞涩的女生。

“刚开始(借钱)很容易。不少女孩拿到钱之后就去买衣服、买化妆品。”王思告诉秘闻君,但她否认自己借钱是为了消费。“我当时是打算创业,但是缺乏启动资金。”

第一笔借款仅有500元,借钱的便捷程度让王思开始依赖这一平台,随后越借越多。到了今年5月份,王思通过借贷宝平台累计借出本金5万余元,还款困难、逾期的恶性循环开始出现。“我借1000块到手里,一周后连本带息需要还1200多。逾期的话,会受到各种威胁。”

根据王思的描述,借贷宝理论上是一个放款方和用款方双向匿名的平台,但实际上,放款方和用款方通常在借贷宝平台之外产生联系,在借贷宝平台上达成借贷关系、“谁借了我的钱,我用了谁的钱,双方都十分清楚。”

王思告诉新京报记者,为了继续借到钱,也为了在还债时间上得到宽限,王思在放款人的要求下给对方发了自己的裸照。她说,自己所在的一个QQ群,里面都是借贷宝平台上的借款人和用款人。“放贷的老板会把借款女孩的裸照直接群发到qq群里。还有放款方利用借贷关系和裸照敲诈女孩上床的。”

根据王思的了解,自己身边在借贷宝平台上有同样遭遇的女孩为数不少。“一开始我自己也不相信有人会为了这点钱拍裸照,后来我自己也遇到这种事之后,才知道真的很多。没有办法,债务像滚雪球一样。”

王思认为,借贷宝作为资金平台,在审核和监管方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她数次将自己在借贷宝的遭遇反映给借贷宝工作人员,对方对此置之不理。

“我现在已经从学校回家了,免得他们上学校找麻烦。”王思说,家人已经替自己还上了十几万利息,还差几万没有还上,接下来自己也不知自己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校园网贷引发的风险已非孤例,网络屡次传出学生因涉网络借贷导致背负巨额债务,此前3月9日,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大二学生郑旭,在欠下60多万的校园网贷之后,在青岛跳楼。引发舆论对校园贷的质疑。

5月4日,教育部官网发布一则由教育部办公厅和银监会办公厅联合下发的通知,要求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

为了继续借到钱,也为了在还债时间上得到宽限,王思在放款人的要求下给对方发了自己的裸照。她说,自己所在的一个QQ群,里面都是借贷宝平台上的借款人和用款人。“放贷的老板会把借款女孩的裸照直接群发到qq群里。还有放款方利用借贷关系和裸照敲诈女孩上床的。”

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地铁猝死 网友热议急救体系

金波倒地后,周围多人对其进行施救

金波

  6月29日晚7时许,在北京地铁6号线呼家楼站台,曾参与“免费午餐”公益计划的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突然晕倒,随之失去意识。其间,多名乘客参与施救,但最终金波还是离世。事发后,金波家属及朋友表示,希望看到事发当时的完整监控视频,了解事件各个节点的时间点及细节。而金波在地铁站猝死后也引发了网友们对公共场所急救能力和急救体系的关注,有专家指出,地铁等公共场所急救体系有待提高。

  现场

  乘坐地铁回家猝死6号线站台

  据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的家属介绍,6月29日当天,金波晚上6点下班,坐地铁10号线转6号线,从五道口的公司出发到草房的家,如果没什么事耽搁,一般7点半左右金波就能到家。

  当晚6点47分,妻子邓艳接到金波的电话,“他说到芍药居了,半小时就能到家,让我可以炒菜了。”

  但在晚上7点14分,邓艳再次接到来自金波号码的电话,但里面是一个陌生急促的声音告诉邓艳,金波在地铁呼家楼站台晕倒、失去了意识。

  据目击者徐女士介绍,当晚7点多在地铁6号线站台上,她看到金波倒在地上,周围挤满了围观的人群,并且有人开始自发地为金波做人工呼吸。

  在徐女士录下的现场视频中,两名女性在给身着紫色短袖上衣、牛仔短裤的金波做着人工呼吸,随后,一位自称是急救医生的外国女性按压着金波的胸部。同时,在视频中,有地铁工作人员在疏导人群,提醒过路人不要围观、不要打扰急救过程,还有人称,已经电话通知了晕倒在地的男子的家人,他的家人正在赶往现场。

  晚上7点50分左右,金波的朋友吴先生到达出事的呼家楼地铁站。吴先生描述,自己到达的时候,进行施救的几名女性还在,有999的急救人员在做心肺复苏,但当时金波看起来已经没有反应。“我说赶紧送朝阳医院吧,急救人员把金波抬上担架,送到地铁站口的急救车里往医院开。”

  地图上距离显示,从呼家楼地铁站到朝阳医院,距离不超过2公里。按照吴先生的描述,10多分钟后,他随急救车到达医院。但遗憾的是,金波最终不幸去世。

  逝者

  生前时常熬夜 育有一对双胞胎女儿

  邓艳清楚地记得,送金波进抢救室时,时间停在了8点09分。

  邓艳消瘦、干练,从29日晚事发到30日,她几乎一整夜没合眼。“一闭上眼睛,想到的都是他躺在那儿。”

  事发后连夜赶来的朋友,将邓艳安排在距离医院最近的一家宾馆里,还有其他的朋友、亲人和同事陆陆续续赶来。

  如果不出意外,30日邓艳要在北京参加一个会议,两个孩子会跟着金波去办公室。这本是一次夫妻分隔两地后难得的相聚。妻子带着一对双胞胎女儿小依(化名)和小思(化名)在杭州工作,金波在北京,但每个月一家人总要抽时间聚在一起,“让孩子们看看爸爸。”但这一次的相聚,最终以悲伤结束。

  多数时候,邓艳表现得很镇定,反复告诉身边的人:“我没事,我不会让我孩子的天塌下来。”只有在面对从江苏老家赶来的亲人时,在某一个瞬间,邓艳会绷不住地哭起来:“小依和小思问我要爸爸,我该怎么办。”

  34岁的金波,生前是天涯社区的副主编,在天涯论坛上的网名叫做“伊文”,是知名的媒体人。随着金波在地铁突发疾病逝世的消息传出,天涯论坛上有网友开始自发追忆他。

  “憨厚、平和”是周围的同事和朋友给金波最多的评价,朋友的忙,金波总是能帮就帮。对自己的工作,金波充满激情也有很多想法,“他总说天涯的牛人很多,要有一个平台,把他们聚在一起。”妻子邓艳回忆说。

  但在互联网公司工作,工作上的压力和日常熬夜几乎成为常态。金波的同事回忆,事发当天下班前,金波还在和他聊社会热点问题和天涯日报的改版规划。“总是提醒他晚上不要熬夜,他答应了,也答应说要跟我们回杭州,要是早几个月回去,会不会就没这事了……”在宾馆里,金波的亲人反问身边的朋友。

  常年分居两地,金波和妻子都已有些疲惫,事发前,金波提出调去上海分部工作,方便周末去杭州看孩子,为此,夫妻俩已经开始在上海找房子了。但现在,一切计划停滞在6月29日突发的那场意外的时刻。

  观点

  专家:地铁等公共场所急救体系有待提高

  据医院方面告知家属,金波属于猝死,送到医院时已没有生命体征,但引发猝死的具体原因需要尸检才能确定。但现在,邓艳和家属还有更多疑问,并且他们希望通过看到事发现场的监控视频来进行解答。

  “金波晕倒是什么时候事发的,什么时候开始有乘客救助,什么时候急救人员到达,什么时候送往医院,地铁工作人员在这期间做了什么?”家属委托律师提出了上述疑问。

  不仅金波在地铁站突发疾病后逝世,另媒体报道,6月30日下午6时20分左右,地铁6号线金台路站一男子突然晕倒。经急救人员救援,晕倒男子恢复意识。接连类似事件的发生,也引发了网友对急救体系的关注和热议。有网友指出,地铁站属于公共场所,人流量密集,是否应配备一些必要的急救设备,此外,也有网友表示,地铁站的工作人员也应该有能力参与急救。

  知名医疗人士、美中宜和综合门诊中心CEO于莺表示,此次金波在地铁站突发疾病逝世一事,折射出地铁自身急救体系的缺失,地铁等公共场所急救体系有待提高。

  于莺介绍,对于院外心脏骤停者来说,事发后的4-5分钟内是最佳急救时间。“需要做到三个环节,第一是及时拨打120等急救电话,第二是要不间断地进行高质量的心肺复苏,第三是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AED)进行急救。”

  结合网上传出的路人参与急救的视频,于莺分析,金波倒地后,的确有路人进行了心肺复苏,但没有坚持以胸外按压为主的心肺复苏。同时,地铁有固定的工作人员,作为公共服务人员,他们应当完善急救知识的培训,而且应当每3个月进行一次演习以应对突发情况。

  回应

  地铁员工:有急救箱等设施 地铁站大多配备担架

  北青报记者从地铁工作人员处了解到,一般来说,发现有乘客晕倒后,如果乘客有意识,会与乘客进行沟通,询问是否需要救治;如果患病乘客情况严重,会立刻拨打急救电话,然后守护在乘客身边,等待急救人员到场。

  同时,北京地铁一位站区长梳理了地铁员工培训的大致情况。“目前,有一半的站务员接受过正规的急救培训,并取得了急救证。所谓站务员,是地铁的基层员工。除了站务员还有综控员等地铁工作人员,这部分人员没有急救证。而地铁内安检、保安等人员基本没有接受过正式的急救培训。初步统计,有急救证的人员大概占据地铁员工的三四成左右。”

  此外,于莺强调,在一些公共基础措施比较好的国家,在公共场所都会配备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用于急救心脏骤停。“但目前,地铁站内还未配备相应的设备。”

  对此,地铁工作人员称,地铁站内也有一些基本的急救设施可以使用。早在2013年底,北京市红十字会已为所有地铁站配备急救箱共520个。2014年急救箱基本配置完成,目前各个地铁站基本都有急救箱。急救箱里大致有创可贴、消毒药水、绷带、口对口呼吸器等物品,主要用于处理外伤情况。此外,地铁站大多配备担架,为突发事件受伤人员提供帮助。

  但工作人员也表示,急救专家建议的除颤设施,北京地铁站内暂不具备。

交警查获最奇葩驾照:“纯手工”打造自贴照

“手写”驾驶证

  云南网讯(记者 杨之辉)近日,云南个旧交警在查处交通违法行为时,遇到了一位“奇葩”的司机,驾驶证信息竟是自己用“纯手工”打造的,交警看到后表示哭笑不得。其变造机动车驾驶证的违法行为将会被处将被处15日以下拘留,并处2000—5000元的严厉处罚。
  8月30日晚9时30分许,在个旧市新街路口发生一起出租车与摩托车相撞的交通事故。接到报警后,个旧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
  事故现场,一名男子坐在地上,旁边停着一辆出租车,还有一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民警一边询问伤者情况、勘查现场,一边采集现场证据。
  原来,坐在地上的男子就是摩托车驾驶员,陈警官问他有没有驾驶证,他理直气壮地大声回答“怎么可能没有,我有驾驶证呢”!随即,掏出一本驾驶证递给陈警官,陈警官翻开一看瞬间被雷倒。原来,这本“驾照”内的照片确实是当事人本人,但仔细一看发现,照片背景是蓝色底板,且明显是人为粘贴上去的,而该驾驶证最“雷人”的地方是正、副两页驾驶人姓名居然是用钢笔手写上去的,旁边还能隐约看到部分被墨水遮盖的打印字体。
  此外,驾驶证中出生年月打印部分为1986年3月,与40多岁的驾驶人年龄明显不符。
  在办案民警再三询问下,他终于承认驾驶证是他捡到的,名字和照片都是他自己变造的。
  办案民警登录交通管理平台后,发现驶证持有人已经于2016年3月22日办理了遗失补办。而曹某某捡到持有人的证件后,为了让自己有一本正儿八经的驾驶证,就自行将名字和照片进行了变造。曹某某涉嫌变造机动车驾驶证,将被处15日以下拘留,并处2000—5000元罚款,扣留车辆。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收缴变造行驶证。